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时装楷模图

2018-11-01 09:36:28

时装楷模 (图)

Anna dello Russo 爱时装如命。她大白天就穿上鲜艳的Dolce Gabbana礼服奔赴秀场,因为上街拍博客也是她的工作之一。她只收藏昂贵、标志性风格的设计师时装,她设想自己死后,它们将被搬进博物馆里做展览—谁要看一件平淡无奇的白衬衫? Anna dello Russo 每天清晨5 点半起床,7点准时去上3 小时的瑜伽课。为了保持身材,她还坚持游泳,饮食方面只限蔬菜和鱼。她有一套专门用来存放20 年来的高级时装收藏以及几千双鞋的公寓,就在自己家隔壁。她不和男朋友一起住,因为“家里衣服太多,容不下另一个人。”她常年把室内温度控制在15 摄氏度左右,因为这样对衣服。

“我生来就爱时装。”她说。此话虽老套,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特别具有说服力。“12岁那年,父亲带我去罗马旅行,那时我痴迷于Fendi 的logo,是个典型的1980 年代时尚受害者,所以我坚持要住在Fendi 店铺楼上的旅馆里。我们去城里闲逛,正巧看见一群日本人在拍一组高级定制装的大片。那是我初的时尚记忆。”

小时候,她因为在大晴天也要带上Fendi 雨伞去上学而遭同学嘲笑,如今,她却因为勇于把整套T 台造型照搬上身而被奉为时尚偶像。但凡出门,她总要盛装打扮,混搭与她的穿衣哲学格格不入。

入行以来,她从未错过一届时装周,过去她的工作只是认真看每一场秀,近年来又多出了一项:每天换两三套造型来配合街拍摄影师的工作。她毫不掩饰地承认,自己早就准备好了所有行头,被街拍与拍大片的区别仅在于,模特变成了她自己。

执掌日本版《Vogue》两年半以来,她的成绩有目共睹。“我是个时装科学家,喜欢井然有序、科学化的工作方式。”这个48 岁的意大利女人说,她与日本人很合拍。

Q: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时尚产生兴趣?你拥有的件设计师单品是什么?

A:我觉得这是与生俱来的,我一直偷穿家人的衣服,妈妈、姐姐、朋友。青少年时代,别人想变酷,而我只想变时髦!我上中学时就使用成套的Fendi—钱夹、皮包、伞。我们那儿不太下雨,班里同学总笑我,“你带伞干什么,外面没下雨啊。”我说, “我知道,但它是造型的一部分。”那时我12 岁。

Q:所以现在你也很喜欢穿成套的T台造型?

A:我向来如此。有时也觉得自己很好笑和荒唐。我不在乎去那儿,天气冷还是下雨,该配上的一样也不能少,这就是我的穿衣哲学。

Q:为什么不试试混搭?

A:这还用问吗,看看那些T台造型,它们如此美妙,为什么要换掉?我喜欢把这些梦一样的造型穿上身。

Q:你爱收集设计师时装是出了名的。

A:我从20 年前就开始收集了,那时成衣业刚起步。两年前我才开始买Marc Jacobs,在那以前我只收意大利和法国成衣。

Q:你收藏时装的标准和偏好是什么?

A:我喜欢充满想象力、有历史价值的衣服。我设想自己死后,这些衣服将被搬进博物馆里做展览—谁要看一件平淡无奇的白衬衫?所以我总是自问,“这是人们在将来想看到的衣服吗?”

Q:这么多高级时装,你把它们放那儿,平时怎么保养?

A:我住所的隔壁另有一套公寓,里面两间大屋子全部用来放衣服。对于衣服来说,空间和温度很重要,如果太脏太热,衣服就毁了。我家非常冷,不超过15 摄氏度,因为那样对衣服好。

Q:鞋子呢?你也有几百双吧?

A:不不,有几千双。我有一个鞋子图书馆,每个品牌都分门别类摆放。

Q:时装周期间,你每天换几套衣服?带几个行李箱?

A:我每天要换2 到3 套,4 天的纽约时装周,两个箱子就够了。我对收拾行李很精通,因为那就是我的老本行。衣服就像我的信仰,我知道怎么叠好,怎么让它们看起来更美。

Q:如今大家把你奉为“街拍偶像”,你觉得这个新头衔怎么样?

A:我曾对Scott Schuman 说,“谢谢你给我了一个新事业。”仿佛在突然之间,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我。过去,时装是隐形人。其实一样也是做造型,只不过模特换成我自己。如今上街拍就像一份工作,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并不是碰巧在路上撞见。

Q:你的街拍造型都是早有准备的?

A:我可以提前半年就准备好,我会考虑那些衣服比较上镜。改变和惊喜很重要,同时也要保持个人风格。这本来就是时装的工作,风格统一,造型多变。但我不必等待模特准备就绪,所以更有乐趣。

Q:Stefano Gabbana 和DomenicoDolce 是你要好的设计师朋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A: 在工作中认识的。我记得去他们的展示间参观时,Stefano 说的句话就是夸我穿得好看(一件典型1980 年代风格的Jean Paul Gaultier外套),我顿时脸红了。当时我刚入行,次与设计师会面,我觉得他们就像摇滚一样。后来,我们总是在工作之余聊上好几个小时,周末一起观看发布秀的旧录像。对时装的热情让我们成为了好朋友。在那些年里,我们都觉得生活就是工作,自己是为时装而活。

Q:你喜欢的时尚摄影师是谁?

A:Domenico、Stefano 和我都很喜欢Helmut Newton,我清晰记得在蒙特卡罗拍的一张大片,有白色无尾礼服和许多钻石。Stefano 走进片场,给我送一块钻石手表,Helmut 立刻气急败坏。他无法容忍任何人闯入布景里。他脾气很大,但的确是棒的摄影师之一。我还喜欢Steven Meisel、MichelComte、Mario Sorrenti、Steven Klein,当然还有Mario Testino。

Q:在日本版《Vogue》工作两年多之后,你有什么新方向?

A:我还打算再做一阵子。要巩固一本杂志家喻户晓的声誉,需要更长的时间。我喜欢与日本人一同工作,因为我们很相似。我是一个时装科学家,20 年来我没有错过一次时装周,每场秀我都看,不论它们重要与否。我喜欢井然有序、科学化的工作方式,与日本人一样。

丙纶防水卷材
天津公墓
腊肉烘干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