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神木煤殇一季度99处煤矿只有7处开工7z

2018-10-26 13:58:57

神木煤殇:一季度99处煤矿只有7处开工

7月18日,陕西神木县麻家塔乡赵仓峁煤矿货场内的煤炭堆积如山,但传送带却一动不动,整个煤场里一片寂静。一位当地人告诉,附近除了一家国有煤矿神南张家峁矿业公司勉强维持外,其他数十家大大小小的私营煤矿都早已停产了。

由于产能过剩、进口煤增加以及煤电互保等因素的影响,神木的煤炭企业陷入困境。根据《榆林市2013年一季度经济运行分析》,今年一季度神木县99处地方煤矿停产了42处,另外尚有50处在做基建,实际也未开工,真正正常生产的只有7处。

7月15日,神木县爆发群体性事件,大量群众围堵县政府。市民杨女士告诉,其根源之一就在于民间借贷崩盘,而民间借贷崩盘的一个重要原因,则是煤炭行业低迷吞噬了大量借贷资金。

地方煤矿大面积停产

7月18日,小雨让神木县境内本来就破烂不堪的301省道更加泥泞难行。

表面上看,这条路上仍有一些拉煤的货车来往穿梭,但实际上,这些煤炭大多来自张家峁矿业公司这家国有煤矿。

过了张家峁煤矿,货车的数量就骤然减少。

在赵仓峁煤矿的办公楼里,发现董事长、总经理、矿长、销售矿长的办公室都空无一人,整个办公区的院子只有寥寥几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人告诉,其是老板雇来看家的,煤矿早在去年就停产了,工人们解散,所有的煤炭都堆在货场里,旧的卖不掉,新的自然也不用生产了,老板想把煤矿卖掉,无奈一直无人问津。

神木一位煤炭从业人员告诉,去年以来,煤炭销量下降,价格也随之走低。以质量的52气化煤为例,年煤炭行情的时候,每吨能卖到900多元,现在则降到370多元/吨。其他的例如3300卡原煤,每吨160元都没人要。

受此影响,小煤矿产煤的卖价已低于成本,价格与成本出现倒挂。现在煤矿每生产一吨煤成本约在140元左右,再加上40元每吨的煤炭管理费以及企业所得税等,每吨煤总计成本大约在200元上下。

此外,小煤矿的前期成本也比较高。神木一家国有煤矿办公室主任告诉,小煤矿大多经过层层转包,每次转包,前一任承包人都会将自己的投入附加在转让费里传递给下一任,这造成了小煤矿的开采成本节节高升,居高不下。

相对来讲,国有煤矿的土地是国家划拨的,前期成本较低。再加上资金雄厚,设备方面机械化程度更高,管理也更加科学,无论是软件硬件,都比私营小煤矿更占优势。还有,国有企业出于社会效应的考虑,不会轻易让工人下岗。因此,在行业形势低迷的时候,私营小煤矿全面停产,国有大煤矿则仍在苦苦支撑。

其实,国有煤矿受到的冲击也不小。上述办公室主任表示,他们公司从春节开始管理层便带头降薪,幅度达到20%左右。同时,大型国企神华集团旗下的榆林柴家沟煤矿已于5月初便停产了,具体复产时间尚未确定。

多重因素夹击

根据《榆林市2013年一季度经济运行分析》,目前原煤市场低迷的状态是受煤炭产能过剩、进口煤大幅增加、南方水电陆续投产、雾霾天气对燃煤的限制以及煤炭企业融资渠道单一、资金周转困难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改变。

《中国能源报》此前曾报道称,截至2011年末,我国煤炭产能已达39亿吨左右,在建规模11亿吨。而据行业人士估算,2013年我国煤炭产能可能高达46.3亿吨,将大幅超过需求41.2亿吨,产能过剩或达5亿吨。

同时,进口煤仍在大幅增加。7月11日,海关总署发布数据:今年前6个月我国煤炭进口1.58亿吨,同比增长13.3%。

除了以上两点原因,各省纷纷出台的煤电互保政策也让原本低迷的陕西煤炭市场雪上加霜。5月初,河南实施了发电机组采购省内电煤量与发电量挂钩的煤电互保政策。6月份,山东省也召开省内电煤合同兑现情况调度会,山东省经信委煤电油气运保障办公室主任史玉明表示,山东倡导省内煤电企业按照互保原则,加强沟通衔接,确保省内电煤合同足额兑现,但不会干涉煤电企业之间的市场行为。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煤炭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之一,其主要的两个下游钢铁和电力都与经济大环境紧密相关。前几年,经济形势好,企业开工率高,用电量大,电厂对煤炭的需求量也随之增大;同样,宏观经济好时,制造业兴盛、房地产火爆,钢材的需求量也随之增大,基于生产需要,钢厂自然会大量采购煤炭了。

近两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2012年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6%,创下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三年新低,这一趋势直到2012年四季度才得以扭转。进入2013年,前两个季度的GDP再次呈现逐季下行的趋势。中国国家统计局7月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为248009亿元,同比增长7.6%。其中,二季度增长7.5%,较一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

波及其他行业

煤矿全面停产,煤炭行情低迷,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便是物流企业。

7月18日,来到神木县店塔镇,这里的204省道两侧几乎全是煤炭运输企业,还有三家大型停车场。在陈家村物流停车场看到,院内停满了拉煤的货车,几乎找不到多余的空地,有不少车已经停到了院子外面的204省道旁。透过车窗玻璃,能够看到有司机正在驾驶室里休息。

陈刚主要经营河北唐山、石家庄方向运输业务,当进入他的店铺时,陈刚正在电脑前观看热播电视剧消磨时光。他告诉,今年他们的运输量比去年少了一半,运价也随之下跌。去年,从神木到唐山的运费是360元/吨,而今年则降到了260元/吨。

以前,陈刚购买一辆40万元的货车,半年多就能把成本挣回来。而按照现在的营业速度,每辆车收回成本的时间则延长到了两年以上。陈刚说,拉煤的车折旧快,超过两年修车成本便会大增。

物流企业效益不好,司机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司机李师傅原来给某运输公司打工,今年初被老板解雇了。无奈之下,他与其他两名司机合伙贷款买了一辆车,自己接活跑运输,但有时也长达天没生意。和他一起被解雇的,有的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还有的早已转行,到建筑工地上打小工去了。

除了物流企业,煤炭机械行业也深受影响。陈先生是四川人,去年初来到神木从事煤炭机械销售工作,年底结账时,老板拖欠了他1万元的工资。过完春节,陈先生本来不打算再来神木了,但考虑到工资未发,只得再来这里试试运气。

除了煤炭相关行业,在神木,众所周知受煤炭行情低迷影响的就是民间借贷。一位小额贷款公司经理告诉,大约从年开始,受临近的鄂尔多斯(6.24,-0.12,-1.89%)影响,神木也开始流行民间借贷。民众将钱以2分/月的利息存入地下钱庄,地下钱庄再将大笔资金以3分/月的利息投向煤矿。前些年煤炭形势好,投资煤矿也是一本万利。但是从去年秋天开始,煤炭行情走低,地下钱庄的资金链也开始出现断裂,众多典当行倒闭,老板纷纷跑路,民众借出去的钱则血本无归。

其实,煤炭行情不好,不光发生在神木,临近的鄂尔多斯也是如此。为此,6月18日,鄂尔多斯市召开了第二届煤炭产运需恳谈会,鄂尔多斯市政府将全国的电力企业、煤炭批发商、港口、运输单位请过来,目的就是为了销售鄂尔多斯的煤炭。终,此举为鄂尔多斯市的煤企新增了2580万吨的煤炭购销合同。

而在神木,目前尚未看到类似的扶持措施。7月18日,来到神木县煤炭工业局,希望了解政府是否会出台针对煤炭行业的扶持政策。该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采访煤炭局需要先和县委宣传部联系,经县委宣传部同意后才能接受采访。

抛丸机价格
方矩管
可靠性测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