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新时代的典当老板新时代的典当老板

2018-12-07 00:12:38

新时代的典当老板_新时代的典当老板

谈起当铺,很多人都会有这样一幅画面浮现眼前:灯光昏暗的店堂中,一个身材佝偻、衣履破败的中年汉子在门外徘徘徊许久推门而入。柜台前,他踮起脚,吃力举起一件不算崭新却厚实的棉衣。透过栅栏,四尺高的柜台上霍然伸出一只手接过棉衣。须臾,甩出一小摞铜板、一张当票,吆喝着“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破面烂袄一件”。中年汉欲言又止,无奈地摇了摇头,便匆匆走了。留下当铺老板一串笑声……

如此桥段在一些近代剧、古装剧中似乎总能瞧见。当铺老板和伙计自导自演的压价收当的“好戏”,也总被视为旧社会穷苦老百姓被剥削的一种写照。老话说“屈死莫告状,穷死别典当”,便是这个意思。也正因如此,解放初期当铺一度绝迹。

不知何时起,大街小巷间又出现了它们的身影。今天的典当行是怎样一番景象?近日,走进了中山中路上的恒丰典当行。

明码定价位

恒丰典当行的厅堂分为两部分:一侧柜台的陈列为各式首饰、玉石、名表,全为绝当物品,即当期逾期5天后顾客未能赎回的物品;另一侧是受理门市,墙上挂着典当须知,当品限制、典当周期等一目了然。这和我想象中旧社会的当铺大相径庭。

当铺“形象”发生了大变化,其工作内容是否也是如此?和典当行王老板聊了起来。

“压榨老百姓?”听到我形容印象中的当铺伙计,他噗嗤地笑了出来。“那都是老早之前的事了!我们现在可都是‘明码标价’的。”原来,今天典当行受理的所有当品都是根据市价,再严格按照章程进行评估定价的。黄金戒指是什么价;翡翠挂件是什么价;钻石项链又是什么价,当铺和顾客都能知道个大概,所以一般也不会起什么纠纷。

正聊着,一位中年男子走进了当铺。由于行业规定,只能在远端观望。只见顾客摸出一个黄金质地的戒指,同时前台的典当师接过后,用仪器检验成色、质量,然后过秤,再定下价位、签过当票,顾客便拿到了现金。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而已。

王老板告诉,一般个人典当受理过程是先由顾客拿出需要典当的物件,同时还需要提供购买时的发票,若金饰上还镶有珠宝,则应提供宝石的鉴定证书,然后由典当行受理当物并进行鉴定,在确定鉴定结果无误后双方约定评估价格、当金数额以及典当期限,并确认综合服务费(利息)标准,再来是双方共同清点、封存当物,才由典当行向当户出具当票并发放当金。

普通业务从接受当品,到开凭证、付款很快就能完成,一些特殊的当品就没那么容易。“比如一些特别名贵字画或是工艺品”,说话间他指了指一旁一塑鸡血石精雕工艺品,价格牌上标着“50万人民币”,“类似这些物品我们只能请专门的行家来评估,再通过和顾客的协商来定价,周期就会比较长。”

“那么典当业务员需有什么专业职称?又是需要经过那些培训呢?”

在的追问下,王老板道出了典当行业中人员培训系统的缺陷。现在“典当师”在中国大陆地区并不被承认,提供典当培训的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所大学,大多只是到专科学位,如天津南开大学的典当拍卖专业;另外,人民大学有培训典当的研究生在职班。总体来说,设有相关专业技能培训的学校只是凤毛麟角。如今,只有中国典当联盟有专门的刊物和站提供行业管理交流。

个人企业两头兼顾

旧社会,穷人为了吃饱饭、治病,把家当拿去当铺折现,而应了急后,他们大多无力偿还典当金,当品也就成了绝当,终为当铺老板所有,转手一卖就赚了一笔。所以,当时开当铺的说是投机倒把的商人也不为过。

解放后,当铺作为“毒瘤”被取缔。80年代,国家鼓励个体经济发展,成都出现了家“新”当铺。而作为民营经济先锋军的浙江温州,在同一年也出现了典当行。1988年12月,杭州市家典当行——恒丰典当行成立。王黎明就是在那时入的行,一做就是20多年。

今天的典当行与解放前的当铺相比有了怎样的变化?王黎明告诉,现在典当行的业务大致分为两部分,一是跟传统意义当铺大体相似的个人业务;另一类是面对企业的融资业务。

个人业务大都是老百姓为应急所用。有看病的,有在异地旅游遭遇小偷“光顾”的;也有去附近商场购物没带够钱而来抵押东西折现的。“他们往往过一两天便会过来将东西赎回,来这里办个典当比打车回去拿钱还便宜一点。”王黎明告诉,遇到真正有急事需要用钱的顾客,特别是紧急的情况,他们还会在做风险评估后,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尽量为他们提供多一些援助。

不过,如今当铺的门市生意更多的是面对企业的融资服务。随着社会福利制度逐步完善,人民生活也不断迈上新的台阶,类似需要抵押家当去套现的情况越来越少。2000年前后,典当行业被允许接受房地产与财产权的典当、抵押,自此成了小微企业短期融资的有效途径。

新生代典当行经过20多年的发展,许多行规慢慢地都已经是约定俗成,比如:典当行的月综合服务费通常在%,而目前央行规定银行贷款半年的基准利率为5.85%。在杭州地区,一般私家车的典当价格是按照二手车市场流通价格的60%-70%的比例进行借款,每个月的综合服务费是3.6%,它属于动产抵押贷款,如果手续齐全,一般当天即可放款。不动产如房产抵押贷款,也是按照二手房市场流通价格的60%-70%的比例进行借款,月利率一般是2.5%,手续齐全,三四天即可放款。

80%盈利是来自企业业务

王老板告诉,今天杭州正常营业的65家典当行中,全都是以服务小微企业为主。恒丰典当行如今的柜面业务量每天才二十几单,主要的利润来源是面向小微企业的融资服务。

“新时期的典当行对个体经济的发展作用不可忽视。”谈到自己的这个职业他颇为自豪。“我们典当行业务的特点是小额、短期和快捷的融资服务,三四天就可以贷到一二十万,这或许能救下一家小微企业的‘命’!”

他眉飞色舞地讲起自己经手的一单业务:几年前,杭州一家服装加工厂接到一笔大订单,但当时公司所有资金都在流动中,厂房也早已抵押给了银行,实在无力开工了。就在厂长趋于绝望,决定放弃这笔大单之际,他找上了恒丰典当行。通过和外贸公司、服装厂三方协商,典当行对服装厂之前的成品进行抵押,让厂家顺利筹到了一笔可贵的现金,度过难关。

这是一次良好的开端,接着我们提出了“350加15”的合作模式,就是一部分小微企业,借的银行贷款将到期,要续贷,却一下子筹不到本金时,我们严格操作程序为他们垫资15天,换取350天的贷款期。

“这项业务的开展,银行叫好,更重要的解决了企业燃眉之急,同时也开拓了典当行的新业务。就好比在高速公路开车却没油了,打求助。我们给你送来一点油,让你能开到下个加油站。当然,这个油的价格要贵些了。”王黎明笑着打比方说,这便是当今的“当铺”。

手记:迷雾中寻出路

从解放初期被取缔,到改革开放后又出现。典当行的职能已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但是仍有两个问题拿住了今天典当行的“七寸”。

首先,典当至今仍被当成一种不良融资的途径。这可以从王黎明讲的一件实例说起。前几年,某汽配厂的陈老板一度资金周转不灵,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的私家车在当铺做了抵押贷款。但后来麻烦了,当他去银行续贷,客户经理见到陈老板的典当记录,说什么也不贷给他了。

典当行要面对的第二个问题是行业挤压。近年来,由于民间借贷组织和小额贷款公司的大量涌现,典当行“融资快捷”的优势已不复存在。同样办理一笔小额贷款,当铺3天可以办好的,去民间借贷组织也许一天就能拿到钱。根据杭州市典当行业协会去年年底统计的一组数据,去年前三季度,杭州典当行业实现典当业务笔数51721次,同比增加17.01%;累计典当总额为105.52亿元,同比下降1.99%;利润总额9757万元,同比增加0.47%。按理说,随着2000年后大量小微企业涌现,典当行业务量应该大增,但事实上这些新时代的典当行仍在“原地徘徊”。

典当业务员的培训没有走上正轨是今天典当行面临的第三个问题。典当行业务员本是边缘职业,懂行的老职工本就少;再者,少数几家学校“出产”的专业对口人员对全国几千家典当行显然是供不应需的。现在的典当行业务员有一部分来自银行,他们对具体的金融操作流程比较熟悉,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空缺,但建立专业的培训体制是刻不容缓的。这方面也传来好消息,关于全国典当行业协会成立一级协会的提案已经上交,正在等待审批中。相信全国典当行业协会成立后,对于整个典当行业有非常积极的推进作用。

时间还未完全擦去传统当铺所遗留的痕迹,如今,“人多路窄”加上未完善的培训机制,又让典当行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属于这个“传统新行业”的专属道路,还在迷雾中寻找。

实验台厂家
景观仿木护栏
房屋检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